全美第一中学的经济课,是这样引导学生创业的
 

从这里走出来的,有《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有创立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有美国总统,有洛克菲勒家族成员,有普利策奖获得者……这里,就是全美第一的中学,被称为西方世界最知名的三所中学之一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中学(Phillips Exeter Academy,简称PEA)。

“你们抢走了资源,才会造成这委内瑞拉至今经济欠发达,这是对委内瑞拉石油资源的剥削!不,这是赤裸裸的掠夺!”
“Nacho,我理解你的爱国情绪,但是你的说法并不公平!”
“为什么?”
“你看,这是双方自愿的交易,中国以金钱交换委内瑞拉的石油,每个有资源的国家都可以做。中东的石油输出国,有对出售石油本身不满吗?关键不是出售资源,而是如何使用得到的金钱,改善民生,发展经济,这些才是委内瑞拉政府要做的。”

这段对话发生在杭州第二中学的徐同学和委内瑞拉学生Nacho之间,地点就在PEA的经济学课堂上。今年夏天,来自杭州第二中学的徐同学经过选拔,获得全额奖学金,前往美国参加了PEA的暑期学校,让我们看看他在这所全美第一的中学里是怎样上课的。


徐同学的英语水平已经相当不错(托福100+),但是第一周接触PEA的教学方式还是有点不适应。PEA采用的是源自古希腊的哈克尼斯教学法,所有学科都是低于12人的小班教学,老师与学生围圆桌而坐,老师引导学生就某个主题进行探讨和辩论,以解决问题而非课本为中心。

“经济课实在有点吃不消,首先不提我对美国公司的背景是否了解,我真得很难立刻想出如何加入讨论的方法,根本无法参与!”这是徐同学到PEA的第四天,第一次参加经济学课程的感想。但是,徐同学觉得既然有差距,就要去追赶,如果可以向老师问清楚第二天要讨论的问题,不就可以事先准备了吗?


慢慢地,徐同学开始觉得经济学变得有意思了。一次课上,委内瑞拉同学Nacho对于中国与委内瑞拉签订石油贸易协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徐同学当即给予回应,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始的一幕。虽然课堂上徐同学和委内瑞拉同学辩论的很激烈,但是课后他们成了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业余时间还经常在一起吃比萨、踢足球。

一对一辩论对于徐同学只不过是一次热身,之后的舌战群儒才是大戏。课程讨论到政府是否应该对经济进行调控,除了来自中国的徐同学,其他所有学生都持否定观点。徐同学一个人“对战”其他所有的同学,极力强调政府在经济上的作用,最终他用一个极端例子将他们全部说服:“如果有足够的钱,我是不是可以买下所有的古巴食品公司,并囤积所有的商品,最终造成的极端状况就是所有古巴人民都饿死了,这种行为好不好?不好,但是可不可以做?可以,所以如果没有政府的调控,就有可能发生这种极端情况。”

而这门课的最终考核方法又让人看到了美式教育的独特之处。学生两人一组,提出一个创业项目,然后在全班同学面前讲解自己的项目,所有其他同学就是投资人,成绩评定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看谁的项目能得到最多的投资人。有过股票经验的徐同学的创业项目是建立一个未成年人网络证券平台,接受未成年人的资金之后,再投资到纽约证交所。虽然从法律上,可操作性上还有不少疑问,徐同学的这个创业项目还是得到了最多“投资人”的青睐。


从国内的被动听讲到国外的自主发言,教学环境逼迫每个学生必须培养独立思辨的能力。就在中国的学生还在夜以继日地背书与做题,积极备战高考的时候,PEA的老师却以独特的方式,引导学生把课堂知识与世界局势、社会现状、个人创业生动地结合起来——心怀整个世界,脚下踏着实地,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想不优秀都困难!

这,大概才是教育真正应该的模样。


 
亚洲学院版权所有
Suite E2,18F, JuneYao International Plaza
789 ZhaoJiabang Road, Shanghai, China 200032